【万赢体育】书画艺术市场岂能与娱乐商业圈混搭?

“曾梵志作品《最后的晚餐》,以1亿8千万港元天价拍电影出有,刷新中国当代艺术品最低纪录;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3号》以9420万港元成交价;潘玉良1946年创作的作品《窗边裸女》以3450万港元成交价;主持人赵普书法拍得40万;赵本山的“龙腾凤舞”拍得92万天价;倪萍一幅所画拍得108万天价;陈道明的书法“居于高声近”以35万成交价……”近几年书画艺术品狂飙前进,短期内令人咋舌的高增长率让书画圈疯狂、颓废一起,抹黑、运作之风日益流行,书画圈已构成了一个过度商业化、娱乐简化的畸形模式。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