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忧参半:由香港春拍看艺术市场|万赢体育

首页

保利香港2019年春拍于4月2日晚收槌,进帐9.39亿港元总成交额。清早期御制漆金彩绘铜关帝立像以5546万港元高价成交价。此尊关帝立像是未知体量仅次于的铜立像之一,各大公私珍藏及海内外拍卖会中均十分少见,其为日本山中商会1902年售予,后购入美国伊莎贝拉·嘉纳艺术博物馆,1993年由纽约佳士得发布后,由十面灵壁山居宝藏至今,流传有绪。每年的香港春拍电影都被拍卖会界视作最重要的风向标。

3月31日,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电影”和“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晚间拍卖会”首度交还答卷,两个专场成交价9亿,有3件拍品斩亿元大关,吴冠中和赵无极依然沿袭旗手的耀眼展现出。但同时,国内当代艺术不受叶永青剽窃事件的冲击影响,成交价低迷。3月31日,中国嘉德香港春拍以3.72亿港元收官,赵无极的《01,03,99》以3771万港元勇夺成交价桂冠。3月31日,保利香港春拍电影“现当代艺术专场”以1.73亿港元收槌,吴冠中《桂林》2360万港元成交价,沦为本场桂冠。

就今年香港春拍电影的四家公司成交价数据看,喜忧参半,苏富比和保利两家成交价额减,嘉德和匡时两家大幅度增加。香港苏富比2018年秋拍电影总成交36.4亿港元,2019年春拍电影总成交37.8亿港元,增幅3.8%;保利香港2018年秋拍电影8.55亿港元,2019年春拍电影9.3亿港元,增幅8.7%。

中国嘉德2018香港秋拍电影6.85亿港元,2019年春拍电影3.72亿港元,增加45.6%。匡时国际2018年香港春拍电影3.99亿港元,2019年春拍电影仅有1.72亿港元,大跌56.8%。就2019年嘉德和匡时香港春拍电影看,成交价较为惨淡。

由此看来,2019年拍卖会形势将略为贞不利。国内油画和当代艺术拍卖会虽然与香港春拍电影的热点和板块有所差异,但二者之间的联动性与影响还是极大,特别是在西方艺术品、中国现当代艺术、瓷器工艺品的成交价示范作用相当大,它的趋势性影响更加显著一些。此次香港春拍电影,亿元拍品虽更有眼球,但总成交滑坡毕竟不争事实。

老一辈画家吴冠中、赵无极的大热,并无法遮住当代艺术的下滑。老一代画家行情的持续性、稳定性,反衬托当代画家作品市场的缺失与问题。老一代画家持续平稳2019年是吴冠中诞辰100周年,他的画作拍电影出有亿元高价在预期之中。吴冠中1974年不作的油画《荷花》拍得1.3亿港元的高价,沦为《周庄》和《双燕》之后第3幅过亿的吴冠中油画,也是唯一过亿的吴冠中70年代油画。

能拍得这样的高价只不过并不惊讶,却是尺幅较小、题材珍贵,年代较早于,归属于博物馆级的藏品,超强亿元成交价,既说明了吴冠中的号召力,也表明市场与买家的成熟期。坚信在未来一段时间,吴冠中的画作,无论是彩墨画还是油画,仍将不会有较好的市场展现出。赵无极近年行情炙手可热,在今年的香港苏富比春拍电影中这种势头仍然减。

此次苏富比春拍电影,赵无极6件作品拍得4.4亿港元,古根海姆美术馆珍藏的《无题》以1.15亿港元成交价,另一件《15,02,65》成交价1.02亿港元。赵无极的画作高价成交价有其合理性,他的绘画语言更加具备国际性,被誉为“在国际上影响仅次于的华人艺术家”。市场的这股赵无极旋风将不会之后刮下去。

万赢体育首页

张大千的泼彩山水画《伊吾闾瑞雪图》拍得1.62亿港元的高价,今年正逢张大千诞辰120周年,由张学良家族获取的这幅泼彩山水画,是他的一件精品,斩亿元十分合理。林风眠的彩墨画《宇宙锋》也拍得了1217.5万元的不错价格,应当说道,林风眠的所画在这些年仍然被市场高估。毕竟,既有他的画作以斗方为主,都并不大;另一方面不受假画较多影响,价格仍然上不去。他的学生吴冠中都以致于千万、斩亿了,老师还游走在几百万,有点失望不得已。

万赢体育首页

关良的画《孙悟空大闹天宫》都1337.5万港元了,林风眠的价值显著被高估了,坚信未来不会有一定的补涨。不受影响的中国当代艺术版块不受“叶永青剽窃事件”影响,中国当代艺术在2019年香港春拍电影受到冷遇。这一点,在香港苏富比更加显著,对于叶永青剽窃事件,香港苏富比年所作出市场反应,3月下旬删除4月1日“当代艺术”日场拍卖会中的叶永青拍品《鸟》,这也是首幅被撤拍的“叶画”。

叶永青事件也波及到了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市场,3月30日中国嘉德香港春拍电影中,曾梵志的《自画像》(前进者)估价1000—1500万港元流拍,张晓刚、岳敏君、方力钧、王广义等人也争相流拍或低价成交价。2019年的香港,亲眼了以F4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的集体下降。本来很确切的事实,没想到当事人自由选择避实就虚,对中国当代艺术整体影响极大。

“叶永青事件”产生的负面影响,难道要不存在较长一段时间,一方面双方的争吵还在展开中,另一方面因为画家叶永青在当代艺术界的地位,所以负面影响毫无疑问更大。打个形象比喻,就样子是股市中的“问题股”,藏家们都害怕摔上这种不得而知的地雷,画难以再次所求,画价大幅度大跌升值,不少买家不会对当代艺术采行规避的态度,敬而远之。

当代艺术虽然无法一棍子打死,但是短期内的市场冲击是不可避免的。尽管在随后的香港保利春拍电影上,周春芽《桃花风景系列2006年——苏州桃花》拍得1097.4万港元,张晓刚《生生息息:明天即将到来》以1062万港元成交价,但价格早已大不如前。本来2018年当代艺术行情稍有起色,周春芽的《中国风景》在2018年嘉德秋拍电影曾拍得4255万元的高昂高价,但经过“叶永青剽窃事件”的冲击,眼下中国当代艺术的行情价格显著大幅度大跌。坚信在香港春拍电影之后,内地的当代艺术行情也不会受到波及,“叶永青剽窃事件”对当代艺术的压制到底有多大,还有待仔细观察。

新版块谋求新方向今年的香港春拍电影,可以显现出众多变化,就是苏富比在大力尝试发售新的热点版块和画家。如美国涂鸦大师KAWS的《THEKAWSALBUM》拍得1.15亿港元的高价,令人吃惊。草间神乐的《无限网4》以6243.3亿港元高价成交价,藤田嗣治的《少女与猫,吉塔肖像》拍得2117.5万港元的高价,东南亚画家李曼峰《峇里民采行》拍得了2897.5万港元。苏富比还发售了8件关良画作系列,总成交4390万港元。

多元化、新的热点是未来拍卖公司的方向趋势,光靠吴冠中、赵无极、张大千几个人撑着,也持久没法。内地拍卖公司如何效仿,顺利发售自己的专场、版块和画家,是今后应当费心考虑到的。【万赢体育】。

本文来源:万赢体育-www.laotingjie.com

相关文章